《鏡花緣》和《紅樓夢》

  • A+
所屬分類:紅樓解讀

約在《紅樓夢》問世后半個世紀,十九世紀初葉,中國文學史上又出現一部長篇小說,就是李汝珍的《鏡花緣》。

清人王之春評論《鏡花緣》時說:“小說之《鏡花緣》,是欲于《石頭記》外,別樹一幟者”(《紅樓夢卷》第286頁,以下注引此書不注書名)。胡適也在《鏡花緣考證》里,評價《鏡花緣》為“第二流佳作”。小說以獨有的創作形式和新奇的藝術構思,在我國文學史上贏得了較高的地位。

李汝珍的好友、妻兄許喬林,在《鏡花緣序》里說:是書“……另具一副手眼,另出一種筆墨,為《虞初》九百中獨開生面,雅俗共賞之作”。《鏡花緣》確是一部別具風格,“另具一副手眼,另出一種筆墨”的長篇小說。但是,“《虞初》九百”中“獨開生面”的并不是《鏡花緣》,而是我國小說史上一顆光彩奪目的寶珠《紅樓夢》。《鏡花緣》則是承受了《紅樓夢》的藝術影響,而創作出來的“第二流佳作”。

一部好作品的產生,除作者自身具備的條件之外,還有客觀社會現實生活作為源泉,和有一個對前人優秀作品的借鑒和繼承的問題。自稱是“讀了些四庫奇書”、“窮探野史”(《鏡花緣》第100回、第48回)的李汝珍,在他創作《鏡花緣》之前,《紅樓夢》便以《石頭記》的書名流傳于世,正如程偉元、高鶚所說:“予聞《紅樓夢》膾炙人口,幾二十余年”,“好事者每傳抄一部,置廟市中,……可謂不徑而走者矣”(31頁),到一七九一年,程、高擺印出版的百二十回《紅樓夢》,“一時風行,幾于家置一集”(42頁)。“窮探野史”的李汝珍也許是讀過的。因為許喬林在《鏡花緣》的題詩里有這樣的詩句:“十年未醒紅樓夢,又結花飛鏡里緣”(注)。這說明《鏡花緣》的成書是受著《紅樓夢》的影響。本文想就這方面做一些粗淺的探求,望同好者斧正。

第一,從兩書的結構形式看《鏡花緣》對《紅樓夢》的借鑒和繼承

一、先看兩書開卷之前的作者“自白”

凡是讀過《紅樓夢》的人,都知道《紅樓夢》在開卷的第一回正文之前,有一段三百多字作者獨特的“自白”,用來說明自己創作《紅樓夢》的目的、原因和主要內容。無獨有偶。我們遍翻《紅樓夢》以后的幾十部長篇小說,都沒有類似這樣的開頭,唯有《鏡花緣》卷首也有一段二百多字的作者“自白”。我們仔細研究一下,覺得兩書的作者“自白”如出一轍,其旨意不但完全一樣,都是說要為女子鳴不平和要為她們樹碑立傳,而且行文遣詞也十分類似。如“開卷”、“閨閣”、“歷歷有人”、“使之泯滅”、“不肖”等等。兩相比較,很顯然,李汝珍創作《鏡花緣》是受到《紅樓夢》的影響是很深的,并借鑒了《紅樓夢》的開頭。

二、看兩書作者介紹自己的寫作過程

曹雪芹在《紅樓夢》第一回說,《石頭記》是寫石頭的“親自經歷”,“空空道人”然后將《石頭記》再檢閱一遍,“因見上面雖有些指奸責佞貶惡誅邪之語,亦非傷時罵世之旨”;“方從頭至尾抄錄回來,問世傳奇”。“后因曹雪芹于悼紅軒中披閱十載,增刪五次,纂成目錄,分出章回”,于是寫成了《紅樓夢》。李汝珍在《鏡花緣》第100回里也說:“這仙猿訪來訪去,一直訪到圣朝太平之世,有個老子的后裔,略略有點文名…此人見上面事跡紛紜,補敘不易。恰喜欣逢圣世,……心有余閑,涉筆成趣,每于長夏余冬,燈前月夕,以文為戲…消磨了三十多年層層心血”,才寫成《鏡花緣》。《鏡花緣》創作過程的介紹,和曹雪芹敘述寫作《紅樓夢》的過程,可以看到它們的共同之處。《鏡花緣》借鑒于《紅樓夢》且受其影響是不言而喻的了。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