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二姐是不是水性楊花?

  • A+
所屬分類:紅樓解讀

尤二姐在《紅樓夢》中地位很特殊,雖然不是主角,但在第六十三回到第六十九回中卻經作者濃墨重彩的書寫。《紅樓夢》作為為女性張揚的一部書,大部分女性都是正面角色,哪怕是薛寶釵,也挑不出大毛病,但尤二姐這里卻是一個反面角色。她好像水性楊花,為了攀高枝與張華退親,與賈府的賈珍、賈璉、賈蓉等存在曖昧,總之是個,嗯,死有余辜過分了,但死節有虧差不多吧。問題在于,尤二姐真的是水性楊花嗎?

網上一般對她與張華退親頗有微詞,認為她是貪慕虛榮才與張華退親,嫁與賈璉的。虛榮?咱們不以現代的眼光去看,單以作品寫作的年代去看。首先,張華與她有感情么?根本就是與路人相同好不好。退婚即使是出于無奈,但如此容易也恰恰說明他們倆的感情也就是一張紙。原書中寫道,今被賈府家人喚至,逼他與二姐退婚,心中雖不愿意,無奈懼怕賈珍等勢焰,不敢不依,只得寫了一張退婚文約。尤老娘與了二十兩銀子,兩家退親不提。這個張華是軟蛋,與他退親沒毛病。而且書中也交待了,如今這十數年,兩家音信不通。

與賈璉成親是為了攀高枝,的確,書中的描寫的確坐實了這一點。書中寫賈蓉與尤老娘的勸說之言,目今鳳姐身上有病,已是不能好的了,暫且買了房在外面住著,過個一年半載,只等鳳姐一死,便接了二姨進去做正室。但攀高枝難道不是人之常情嗎?難道非得下嫁才符合審美?有網上的言論說,尤二姐理應與張華同甘共苦,共謀大業。唉,都是軟蛋了,還能有什么大業,拿了二十兩銀子就退親,還能有什么大業可圖。

而鳳姐身上有病,等鳳姐一死,就扶正尤二姐。這聽起來是賈蓉這個浪子與有老娘空許諾言,只是為了騙尤二姐上套。而且從《紅樓夢》的書中,也的確沒有落到實處。但回到書的本身,在書中的語境下,誰又能說這是空許諾言呢?只能說完全有可能。

還是回到最核心的一點,尤二姐真的是水性楊花嗎?或者說,她與賈珍、賈蓉等曖昧是肯定有了,但實際出軌有沒有?

要回答這個問題,咱們得從《紅樓夢》原文里一句一句摳。第六十五回中,有,尤二姐道:“我雖標致,卻無品行。看來到底是不標致的好。”尤二姐自承“無品行”,這是實錘了?但是下文又有,尤二姐滴淚說道:“……我如今和你作了兩個月夫妻,日子雖淺,我也知你不是糊涂人。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如今既作了夫妻,我終身靠你,豈敢瞞藏一字。”“知你不是糊涂人”“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這看起來都像尤二姐沒有出軌啊。

在作者寫作的那個年代,女人是地位很低的,但出軌的事雖然比現代少很多,也不能說少。不過《紅樓夢》只寫曖昧,沒寫茍情,我覺得從《紅樓夢》作者的角度,恐怕也就只是曖昧,要知道這個在當時的社會環境下,已經相當于出軌了。不過既然作者沒這么寫,咱們也不能無中生有,非得把這個給尤二姐加上。

要知道在網上,評論文章幾乎都認為尤二姐出軌了,與賈珍、賈蓉有私情。但從時間上看,尤二姐恐怕沒這個時間出軌。嫁給賈璉之前,她與張華剛解除了婚約。在當時的環境下,你認為她敢失身于賈珍或者賈蓉嗎?

從第六十三回到第六十九回,其實時間很短,估計不到一年的時間。從尤二姐出場,到她吞金而死,時間匆匆而過。到第六十五回,她嫁給賈璉不過兩個月,這時候在文中讀不出尤二姐出軌的情況。畢竟嫁給賈璉前,她與張華有婚約,不敢出軌。而嫁給賈璉之后,不管她與賈珍、賈蓉有多曖昧,她能出軌嗎?封建倫理道德如大山般壓著呢。何況她又很快有孕,而賈璉絲毫也不懷疑這不是他的孩子。這說明什么?查無實據啊。

為什么她認為自己是“無品行”的女人?恐怕在當時的社會環境下,她沒法認為自己是正經女人吧。

回到標題,尤二姐是不是水性楊花?在清代,作者的那個年代,她是。但到現代,她不是,誰見過這樣的水性楊花的女人,嫁給了一個人,被人陰了肚子里的孩子,于是吞金自盡?!

作者:宗明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