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道全是神醫,但缺了些什么……

  • A+
所屬分類:水滸解讀

《水滸》第六十五回敘宋江攻打北京城,此前先后收伏了大刀關勝、急先鋒索超,但攻城之事卻久未見進展。晁蓋又有不祥之夢托,勸其回兵。宋江在神思疲倦之際,忽又發起背瘡來,且來勢甚猛。浪里白條張順想起昔年在潯陽時老母曾患背瘡,百藥不治,后請得建康府安道全,手到病除,便提議去請他來,因張順與他尚有些往來,而晁天王之夢中也對宋言“百日之災,則除江南地靈星可治。”于是便囑張順攜黃金百兩,星夜去請安道全

讀《水滸》至此,便想:水泊之中先后主動被動來聚之人已有書法家、篆刻家、屠宰匠、相馬師、船舶設計師、武器專家、爆破手、卜卦者……各類專長者差堪齊備,獨獨少了個醫術高明之醫師。真該延請一名能妙手回春之良醫,山上眾兄弟的健康保險系數也可得以提高。

安道全出場前書中稱他系祖傳內外科盡皆醫得,以此遠方馳名,并有詩贊他:

肘后良方有百篇,金針玉刃得師傳。

重生扁鵲應難比,萬里傳名安道全

且安以“神醫”為號,令人不能不肅然起敬。

說及神醫,腦子里自然浮起扁鵲、華佗之形象。

出自《韓非子》一書的“扁鵲見蔡桓公”的故事中國人幾乎婦孺皆知。春秋時期的這位神醫真有點“神”,他能在蔡桓公本人毫無感覺的情況下察知其已患疾,并不斷就對方病情的發展勸其接受治療,結果一味霸悍、諱疾忌醫的蔡桓公果然不治身亡。而扁鵲“疾在腠理”、“在肌膚”、“在腸胃”、“在骨髓”的理論讓人深服中醫理論的精深及扁鵲本人醫道之精湛。

國人心目中另一位神醫華佗的形象也是無法磨滅的。他的“五禽戲”“麻沸散”。他為關公刮骨療毒,擬為曹孟德開顱治頭風的傳說雖出自小說卻也讓后人深信不疑。

所以一聽安道全也有“神醫”之號,且稱其“扁鵲難比”,真讓人對此神醫懷著極高的期望。

但他的亮相,真的讓人大失所望。

張順歷盡周折,尋見安道全,歷述來途艱險,并言及宋江病況之危急,請其出手援救。照理一個頗有交往的故人相請,且病家處于旦夕危亡之中,作為一個醫家念及救死扶傷的醫德底線應二話不說背起行囊即走。而安道全的反應卻不痛不癢:“若說宋公明,天下義士,去走一遭最好;只是拙婦亡過,家中別無親人,離遠不得,以此難出。”

這像話嗎?在張順再三乞求下,他也只是說“再作商議”,直至百般哀告,安方才應允。老實說,這樣的醫家真該搧他耳括子或板磚侍候。

而書中交待安道全推諉的原因是他正與一個煙花娼妓李巧奴打得火熱。李巧奴何許人也?并非秦淮八艷那般的名妓,而只是一個外號“截江鬼”名喚張旺的在江上專干謀財害命勾當的歹徒的相好。

瞧這位安大夫已經墮落到何等田地,竟然還敢稱“神醫”,豈不是對扁鵲、華佗的褻瀆?

宋元之際,醫家大概確實殊輕醫德,元雜劇《竇娥冤》中有個什么“賽盧醫”的也是因賴債而干起謀財害命的勾當。

安道全醫德殊欠,但醫術上確可稱有兩下子,并非江湖騙子。宋江之背疾已發展至水米不進,奄奄一息。而安診了脈息之后,以艾焙引出毒氣,外使敷貼之餌,內用長托之劑,果然如他所言不到十日,宋江的背疾基本痊可。

更堪稱絕的是當宋江意欲去東京觀燈時,安道全竟然去掉了宋刺配時臉上刻下的金印。書中稱“把毒藥與他點去了,后用好藥調治,起了紅疤,再要良金美玉碾為細末,每日涂搽,自然消磨去了”。

這所謂“美玉滅斑”的絕活,在今日更可讓安道全發財致富。必能使其成為美容大師,成為整容領域的領軍人物,于自己的臉容有改造意愿者不必急急趕往韓國去了,沒準五大洲的鶯鶯燕燕皆會奔安大夫而來。

可惜的是此術的受惠者只是及時雨宋江一人。

安道全上山后實際上只是成了宋江的私人護理醫師,帶有點準御醫的味道。

梁山上臉刺金印的還頗有些人在。林沖武松皆留有這勞什子。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