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里的詩意,《金瓶梅》里的肉欲

  • A+

《紅樓夢》充滿優裕的詩意,《金瓶梅》里的生和旦,卻往往充滿驚心動魄的明與暗,這大致也可以概括出現在這兩本書中的食物。

文/金雯

中國古典四大名著中,《水滸傳》就是切二斤牛肉或者人肉包子,吃的都是一股草莽氣。《三國演義》中充滿政治陰謀、縱橫捭闔,一群男人顧不上細細談吃,最多也就是青梅煮酒在桃源結個義,大概連個下酒的花生米都沒有吧。

《西游記》的副線倒是與吃相關——妖怪想吃唐僧肉,但都是直奔長生不老的目標去的,在吃上沒費多少筆墨。只有《紅樓夢》各種鋪陳,諸多飲食細節可供推敲,后人還能據此寫一部《紅樓飲食譜》。

然后就是那部誨淫誨盜的《金瓶梅》,食與色幾乎同等重要,書中不厭其煩地列舉了二百多種食物,光是面食就有五十多種。但《紅樓夢》與《金瓶梅》的吃又略有不同,學者田曉菲在對比《紅樓夢》和《金瓶梅》時說,《紅樓夢》充滿優裕的詩意,《金瓶梅》里的生和旦,卻往往充滿驚心動魄的明與暗,是一個丑態畢露的“成人世界”。這大致也可以概括出現在這兩本書中的食物。

中國古人吃得相當不健康

中國人的吃食像是演雜技,各種美味被演繹成了絕活,一道簡樸的煮干絲,要切得細如頭發絲,陪上廚子十幾年的刀工;滿漢全席里的一道炒豆芽,得在豆芽芯里穿入雞絲。各種繁復的工序讓吃成了其次,說法成了重點。《紅樓夢》中那道十只雞伺候的“茄鲞”,聽鳳姐細細道來,讀者禁不住像劉姥姥那樣感慨富貴人家的各種高端大氣上檔次。但有時繁復的工序反而會露出某種粗鄙。

《金瓶梅》里,釀螃蟹是宴席上的壓軸大菜,做法是把蟹粉裝在蟹殼里,用椒料姜蒜米兒團粉裹就,香油煤、醬油釀造過,口感是“香噴噴,酥脆好食”。以香、酥、脆的口感來評判螃蟹真是暴殄天物,可見西門家還是北方人家,不懂得吃河鮮就是吃一個清蒸的鮮味。而《紅樓夢》里的風雅少女們,組局搞螃蟹宴,吃蟹之外,還要對著月亮喝口小酒,聊天作詩。

西門慶家擺官宴時,吃得也很獵奇,什么烹龍肝、炮鳳腑等,聽上去樣樣都是《山海經》上的神物。其實龍肝就是鯉魚的胰臟,用豬油爆炒,應該是鮮嫩的,但也不過是“魚下水”。鳳腑也被叫做“鳳髓”,是雞的腦髓,加了豆粉、鹽、料酒等調料,也是用豬油炒。因為豬油耐高溫,最適合爆炒。

大抵中國古人窮奢極欲起來吃得相當不健康,熱衷于動物油脂制造的香氣,像《紅樓夢》中的松穰鵝油卷,就是現在加了五仁的花卷,可是非得在面皮上抹上一層鵝油。在《金瓶梅》中,宴席上的大菜肉欲橫飛,什么水晶鵝、燉爛跨蹄兒、燒鴨,總之肉山肉海才可撐起縣城暴發小官的場面。

宴飲之后,難免飲酒過量。古人沒有海王金樽之類可以預防酒醉,就在喝酒前先吃一道茶,《金瓶梅》中有“木樨之馬熏筍茶”、“胡桃鹽筍泡茶”等,配搭四十碟茶果甜食,這樣打好底,胃中有物就不至于醉。即便醉了,也還有解酒的,西門慶的解酒私房菜是“雪藕”,把蓮藕去皮,用壇醋泡起來,醉后就吃這醋藕。

《紅樓夢》第八回,寶黛二人探望病中的寶釵,寶玉吃了幾杯酒,薛姨媽怕他醉酒,專門做了酸筍雞皮湯,“寶玉痛喝了兩碗,吃了半碗碧粳粥”,一點都沒醉。無論是“雪藕”還是酸筍雞皮湯,都是利用酸類食物來促進酒精的分解,但是現代醫學證明,這樣對胃黏膜刺激大,容易得十二指腸潰瘍。

在《金瓶梅》中,吃往往有直接的肉欲快感,比如,金蓮、玉樓、瓶兒賭錢,輸錢的那位請大家吃豬頭肉。女人們差興兒買來一只豬頭一副豬蹄,來旺媳婦宋蕙蓮用一根柴禾,一碗油醬,加茴香大料,一個時辰后,豬頭便燒得皮脫肉化。看書的人借著文字描述,可以想象那盤豬頭肉上桌時充滿著醬香的肥膩,這幾個賭完錢的女人就著一大盤肉喝金華酒,那叫一個暢快。

《紅樓夢》中眾人吃烤鹿肉,可以與《金瓶梅》中的豬頭肉場景對應,算是那班貴族少女少有的重口味飲食,以致吃鹿肉的那幾個被林黛玉戲稱為“一群花子”。寶琴一開始嫌臟不肯吃,湘云大快朵頤者之余亦要為自己正名,自詡這是“名士風流”所為,“我們這會子腥膻大吃大嚼,回來卻是錦心繡口”——人家吃肉,那是為了作詩的。

讓林黛玉吃五香大頭菜,只有高鶚才寫得出來

《金瓶梅》中也不全是粗俗,但出現鰣魚這樣精細的貢品級食物,也是為了承托西門家的顯赫,應伯爵拍西門慶馬屁:“就是朝廷還沒吃哩,不是哥這里,誰家有?”鰣魚在五六月間從太平洋溯河而上產卵,來到南方的江河,據應伯爵形容那是“吃到牙齒縫里剔出來都是香的”。

在明代,鰣魚是貢品,但是運到北方很容易壞,故會經過腌制等方式進行防腐處理。但是真的老饕都是劃船去江中撒網撈魚,現殺現吃的,《中饋錄》中講它的做法:“去腸不去鱗,用布拭去血水,放蕩鑼內,以花椒、砂仁、醬、水酒、蔥拌勻,其味和,蒸之。”

夜夜笙歌之外,也有平常生活,西門慶不在外面吃酒,回來吃家常飯就會略有進補,吳月娘得準備“羊羔美酒、雞子腰子補腎之物與他吃”。西門慶家常的八道菜也算葷素搭配:鴨子肉、鴿子雛兒、銀魚咋、少掐的銀苗豆芽菜、黃芽韭和的海蜇、燒臟肉釀腸兒、黃炒的銀魚、黃不老炒冬筍。

其中燒臟肉釀腸兒大致就是粉腸,鴿子雛也就是乳鴿,有補腎的效用。西門慶服用胡僧藥縱欲過度以致脫陽之后,鄭愛月給他送上的也是一盒鴿子雛。西門慶還喝人奶,《本草綱目》里說,人乳可以治療“虛勞損”。

《紅樓夢》中,賈母吃半個桃便要腹瀉,她的飲食便格外需要注意。賈母吃的牛乳蒸羊羔,其實是羊胎,配上鮮奶、雞湯、銀耳等共煮,她說:“這是我們上了年紀人的菜,沒見天日的東西,可惜你們小孩吃不得。”羊胎屬大補,熱性大,故不適合年輕人。

《金瓶梅》、《紅樓夢》中的養生菜品,現在看來多少有點黑暗料理的范兒,但《紅樓夢》里文藝青年云集,必然整出一些小清新的吃食。

薛寶釵與林黛玉交好,除了燕窩,順便還送了一包“潔粉梅片雪花洋糖”,“梅片”是冰片的別稱,這個名字極其動人的“潔粉梅片雪花洋糖”應該類似于現在的潤喉糖。探春與寶釵愛吃的油鹽炒枸杞芽兒,司棋要的雞蛋羹,晴雯中意的茼蒿素炒面筋,秦可卿病中唯一能消化得了的棗泥山藥糕,都是平常而美味的食物,與這些小姐太太們的錦心繡口倒也一致。

只是到了高鶚續作的后四十回,雪雁問病弱的林妹妹要不要吃五香大頭菜,拌些麻油、醋。黛玉也說使得。不時作“世外仙姝寂寞林”的林妹妹吃大頭菜,那樣的場景還真是有些違和,也只有高鶚才寫得出來。

  • 微信公眾號
  •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 weinxin
  • 官網微博
  •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官方微博
  • weinxin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

評論審核已啟用。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