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錄一 錢靜方《紅樓夢考》

 

  《紅樓夢》一書,描寫人情世故,深入細微,膾炙人口者,垂二百數十年矣。前清俞曲園先生嘗考之,謂為康熙朝相臣明珠之子而作。明珠姓納蘭氏,長白人,其子名成德,字容若,長于經學,又好填同。《通志堂經解》每一種有納蘭成德容若序,即其人也。乾隆五十一年二月二十九日上諭,成德于康熙十一年壬子科中式舉人,十二年癸丑科中式進士,年甫十六歲。然則其中舉人止十五歲,于書所述頗合。此書末卷,自具作者姓名曰曹雪芹。袁子才《隨園詩話》云:“曹楝亭康熙中為江寧織造,其子雪芹撰《紅樓夢》一書,備極風月繁華之盛。”則曹雪芹固有可考矣。又《船山詩草》有《贈高蘭墅鶚同年》一首云:“艷情人自說紅樓。”自注云:“傳奇《紅樓夢》八十回以后,俱蘭墅所補。”然則此書非出一手。按鄉會試增五言八韻詩,始于乾隆朝,使出曹手,必不備此體例,而是書敘科場事已有詩,則其為高君所補可證矣。俞說如是,又云納蘭容若《飲水同巢》有《滿江紅》詞,為曹子清題其先人所構楝亭,子清即雪芹也。余觀錢唐袁蘭村先生選刊之《飲水詞鈔》,標為長白納蘭性德容若著,下注原名成德,則容若有二名矣。
  又鄞縣陳康祺先生《郎潛二筆》云:“姜西溟太史與其同年李修撰蟠同典康熙己卯順天鄉試。時因士論沸騰,有‘老姜全無辣氣,小李大有甜頭’之謠。風聞于上,以致被逮,姜竟卒于請室。第前輩多紀述此事,而不能定其關節之有無。昔讀《鮚(土奇)亭集》先生墓表,稱‘滿朝臣僚皆知先生之無罪’,而王新城亦有‘我為刑官,今西溟以非罪死,無以謝天下’之語,知同時公論,早以西溟之連染為冤。嗣聞先師徐柳泉先生云:“小說《紅樓夢》一書,即記故相明珠家事。金釵十二,皆納蘭侍御所奉為上客者也。寶釵影高澹人,妙玉即影西溟先生。妙為少女,姜亦婦人之美稱,如玉如英,義可通假。妙玉以看經入園,猶先生以借觀藏書就館相府。以妙玉之孤潔而橫羅盜窟,并被以喪身失節之名,猶先生之貞廉而瘐死圜扉,并加以嗜利受賕之謗,作者蓋深痛之也。’徐先生言之甚詳,惜余不盡記憶。”此編(指《郎潛》)網羅掌故,從不采傳奇稗史自污其書,惟《紅樓夢》筆墨嫻雅,屢見稱于乾嘉后名人詩文筆札,偶一援引,以白鄉先生千載之誣。且先師遺訓也。由陳之說,是《紅樓》一書,寫美人實寫名士,特化雄為雌而已。高澹人名士奇,浙人。
  前清康熙帝為右文之主,一時渡江名士,輻湊輦下。或以經術著,或以文才顯,或以理學稱。其遺聞軼事,往往散見于各家記載,使按圖而索驥焉,雖金釵之列,上中下三冊多至三十六人,亦不難一一得其形似。第恐失之附會,不若闋疑以存其真之為得也。惟《飲水詞鈔》一卷,為納蘭侍御親筆所著,中有與諸名士酬唱之作。余嘗讀之,見為南豐梁汾而作者居多數,姜宸英次之,嚴繩孫、陳維崧輩又次之。以交誼言之,彼質夫、蓀友、迦陵三先生,當亦在金釵之列,第不知為之影者系何人耳。
  是書力寫寶戴癡情。黛玉不知所指何人,寶玉固全書之主人翁,即納蘭侍御容若也。使侍御而非深于情者,則焉得有此倩影?余讀《飲水詞鈔》,不獨于賓從間得(言斤)合之歡,而尤于閨房內致纏綿之意。即黛玉葬花一段,亦從其詞中脫卸而出。是黛玉雖影他人,亦實影侍御之德配也。為錄三詞于左,以資印證。
  金縷曲·亡婦忌日有感
  此恨何時已!灑空階,寒更雨歇,葬花天氣。三載悠悠魂夢杳,是夢久應醒矣,料也覺人間無味。不及夜臺塵土隔,冷清清、一片埋愁地,釵鈿約,走拋棄。
  重泉若有雙魚寄。好知他年來苦樂,與誰相倚?我自終宵成轉側,忍聽湘弦重理,侍結個他生知己。還怕兩人俱薄命,再緣慳、剩月零風里。清淚盡,紙灰起。
  于中好·十月初四夜風雨其明日是亡婦生辰
  塵滿疏簾素帶飄,真成暗渡可憐宵。幾回偷拭青衫淚,忽傍犀()見翠翹。
  惟有恨,轉無聊,五更依舊落花朝。衰楊葉盡絲難盡,冷雨凄風罩畫橋。
  南鄉子·為亡婦題照
  淚面更無聲,止向從前悔薄情。憑仗丹青重省識,盈盈,一片傷心畫不成。
  別語忒分明,午夜鶼鶼夢早醒。卿自早醒儂自夢,更更,位盡風檐夜雨淋。
  前清研究紅學者,不一其說。有謂紅樓一夢乃影清初大事者,林、薛二人爭寶玉,即指康熙末允禩諸人奪嫡事。寶玉非人,寓言玉璽耳,故著者明言頑石也。黛玉之名,取黛字下半黑字與玉字相合,去其四點,則代理二字。代理者,代理密親王也。和碩理密親王名允礽,為康熙帝次子,故以雙木之林字影之。猶慮閱者不解,又于迎春名之曰二木頭,蓋迎春亦行二也。襲人為寶釵之影,寫寶釵不便盡情極致,乃旁寫一襲人以足之。襲人者,龍衣人,指世宗憲皇帝允禎也。海外女子,指延平王鄭氏之據臺灣。焦人指洪承疇,觀其醉后自表戰功,與承疇之為清效力者近似。妙玉乃指吳梅村,走魔遇劫,即狀其家居被迫,不得已而出仕。梅村吳人,妙玉亦吳人,居大觀園自稱檻外人,寓不臣之意。王熙鳳指宛平相國王熙。康熙一朝,漢大臣有權者,熙為第一。書中明言熙風為男子也。此說旁征曲引,似亦可通,不可謂非讀書得間。所病者舉一漏百,寥寥釵黛數人外,若者為某,若者為某,無從確指。雖較明珠之說似為新穎,而欲求其顯豁呈露,則不及也。要之《紅樓》一書,空中樓閣,作者第由其興會所至,隨手拈來,初無成意。即或有心影射,亦不過若即若離,輕描淡寫,如畫師所繪之百像圖,類似者固多,茍細按之,終覺貌是而神非也。近人又謂《紅樓》一名《情僧錄》,情僧指清世祖。世祖納冒氏之妾董小宛為妃,小宛早卒,世祖傷感不已,遂遁五臺為僧,《紅樓》之作,刺世祖也。此說最為謬妄。無論年歲懸殊,即事實亦多不類。近見某君著《董小宛考》以辨之矣,余何贅焉。

 

資料收集于網上,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書由“云中孤雁”免費制作

 

3d试机号澳客网